0.jpg
0.jpg

江蘇省委宣傳部 江蘇省文明辦 主辦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蘇文明網 > 南京 > 正文
虞文魁:和死神“掰手腕”搶救生命
2020-02-28 10:06:00  來源:南京日報  

虞文魁穿上防護服準備進入隔離病房。 南報融媒體記者 劉曉攝

“稍一遲疑,病人可能喪命;果斷救治,可能重現生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中,重癥救治是攻堅中的攻堅,被稱為與死神當面“掰手腕”,與時間賽跑“搶”生命。

由南京鼓樓醫院醫療團隊為主力整建制接管的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E1—6重癥病區內,鼓醫重癥科主任醫師虞文魁擔任醫療組長,面對危重病患,他以醫者仁心和高超技術,全力以赴與病魔較量,一次次挑戰重癥救治極限。“搞重癥見慣了生死,作為醫生我們決不能麻木,生死關頭我們要拼盡全力讓患者轉危為安。”虞文魁說。

連續搶救7小時,“患者平穩下來我才想起還沒吃飯”

情況緊急!2月22日晚8時,一名氣管插管的重度ARDS(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新冠肺炎患者送到同濟醫院光谷院區E1—6重癥病區。得到通知后緊急從住地趕來的虞文魁已經等候在病房,病人一到,立即帶領醫護團隊開展救治。

“在呼吸機給予純氧情況下,患者的血氧飽和度仍然一直持續在70%到80%左右,逼近生理極限,意味著隨時有心跳、呼吸驟停的可能。”虞文魁迅速查看病情,果斷決策、采取措施,首先設定呼吸機參數,提高氧濃度,采取小潮氣量保護性通氣。緊接著,指導醫護團隊在患者嚴重低血壓情況下,實施給予血管活性藥物、深靜脈穿刺等搶救措施,在最短時間內讓患者血氧飽和度由72%上升至94%,循環恢復穩定。

搶救還沒結束,患者又出現反常躁動,醫護人員又給予鎮痛鎮靜、行床邊心超等檢查,直到搶救告一段落,患者恢復平穩時,已經是次日凌晨2點多。一直身著防護服、始終全神貫注的虞文魁才稍感輕松,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7個小時沒有喝水、沒有進食,護目鏡已經因為出汗霧氣而模糊不清。

“這已經是虞主任工作的常態了,這段時間我們一起經歷了太多‘生死時速’的搶救。”醫療隊成員、鼓樓醫院醫務處副處長楊海龍介紹,出征武漢并接管光谷院區重癥病區以來,虞文魁每次搶救都沖在最前面,病人救治有疑難,虞文魁到床邊指導或操作氣管插管、靜脈穿刺、開放氣道等,他與患者的距離不足20厘米;遇到病人情況危急時,他多次在凌晨時分從住地趕到病區,主持開展搶救,“在虞主任緊急救治下,很多患者在危急關頭挺了過來”。

收治患者“零死亡”,“有一線希望就要全力以赴”

同濟醫院光谷院區E1—6病區清潔區和重癥病房一墻之隔,這是虞文魁平時工作的地方。2月27日上午,記者一走進這里,就聞到消毒水氣味中方便面的香味,發現一箱拆開的“香菇燉雞面”就擺放在辦公桌下。

“搶救病人爭分奪秒,來不及吃飯,我就泡碗方便面對付。”剛剛脫下防護服的虞文魁頭發略顯蓬亂,穿一件普通白大褂,不經介紹,很難看出這是一個發表過75篇SCI論文,取得過一系列學術成果的高水平重癥學科專家。

“在醫院里,你看到走路快、性子急的一般就是重癥科醫生。”虞文魁笑言,重癥科醫生一般都是“快槍手”,“我們搞重癥就是要跟死神賽跑,爭分奪秒搶救病人”。

搞重癥要“反應快”。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初,虞文魁就以醫生的職業敏銳關注疫情進展,主動請纓奔赴一線。作為重癥醫學科黨支部書記的他,發揮了黨員先鋒模范作用,支部在他的帶領下有9名黨員報名請戰。2月9日,虞文魁所在的鼓樓醫院第二批醫療團隊共30名醫生,100名護士趕赴武漢,接管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E1—6病區重癥病床的醫療工作。

搞重癥要“節奏快”。飛抵武漢,卸下行裝,已是10日凌晨4點。天剛亮,虞文魁便趕往同濟醫院交接工作、院感培訓,當天晚上11時到次日凌晨,虞文魁和所有醫務人員一起,連夜收治了44名新冠肺炎重癥患者,第二天全科50張床全部收滿。整個醫療團隊一直未休息,“病人等不及我們休息,我們多爭取時間,就能更快地緩解患者病痛。”

搞重癥還要“動作快”。接管病區僅兩三天,虞文魁和所在團隊就摸清了全部重癥患者病情、癥狀,制定了治療方案對策。

每天,虞文魁和醫護團隊一樣穿上厚厚的防護服,戴上口罩和厚重的防護鏡,進入病房查房,詢問病人病情、耐心細致與病人溝通,鼓勵病人樹立信心,做一個“吃飯好、睡覺好、心情好”的“三好學生”;作為治療組長,他還要隨時和醫護團隊共同探討病情,負責制定治療策略。“緊急時刻有虞主任在,我們就有了主心骨。”一名醫療隊成員說。

從2月10日接收病人至今,病區累計收治65名患者,其中11位順利出院,還有很多患者即將出院,沒有一例患者死亡。

來自同濟醫院的病區護士長盧吉告訴記者,E1—6病區由原來的普通病區改造而成,鼓樓醫院醫療團隊到來以后,不僅優化了病區設置、完善了制度流程,還給我們帶來了重癥救治的技術和信心。“虞文魁主任在醫護例會上有一句話我印象很深,他說,對每一個重癥患者,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就要全力以赴救治。”

越是重癥越想戰勝它,“這是一種成就感”

在尚無特效藥的情況下,新冠肺炎重癥救治有哪些難點?醫生處置緊急情況要注意什么?虞文魁說,臨床實踐中看,一是危重患者如果基礎性疾病多,一旦合并多種并發癥,治療難度很大;二是很多患者低氧血癥是隱匿性的,看上去沒有想象的那么重,還能交談、吃飯,但實際很多機體器官已經損傷嚴重,“一不小心,病情就會急轉直下”。虞文魁把后一種形容為戰場上的“地雷”:“會在你看不見的地方爆炸。”

作為重癥治療“突擊手”,在與病魔較量中,虞文魁既要“拔碉堡”、也要“排地雷”,很多時候要挑戰極限、自我超越。

“越是重癥病情,我越是想戰勝它”,虞文魁性格中愛好挑戰的精神從學醫時代便開始顯露,師從黎介壽院士攻讀研究生時,他就對治療疑難雜癥有著濃厚興趣。從事重癥醫學十多年,虞文魁更是專門與急難險重病情打“遭遇戰”。

虞文魁曾經收治過一個20多歲開放性腹腔外傷的患者,由于在工地上不慎被重物砸傷了腹部,轉入ICU時,病人的小腸和大腸都暴露在腹腔之外,已經危在旦夕。幾乎所有經手的醫生都跟家屬說無能為力,虞文魁決定還是要試一試。他帶領自己的醫護團隊精心設計了一套治療方案,糾正休克、控制感染的同時,在助手的幫助下為患者換藥,小心翼翼沖洗、分離、消毒、回納、覆蓋人工敷料,一次換藥下來,基本需要2—3個小時,換完藥已是滿身大汗,腰彎得直不起來。

一個月后,病人的情況終于有所好轉,度過了最初的危險期。在之后幾個月的治療過程中,因為各種原因,小伙子多次想過要放棄治療,虞文魁經常鼓勵、安慰他。半年后,小伙子在綜合治療下基本恢復健康。出院那天,他和全家一起和虞文魁合了一張影:“要不是您,我們不知道能不能堅持下去!”

“看著自己救治的病人從垂危到康復,這是最有成就感的。”虞文魁說,在救治新冠肺炎重癥患者過程中,看到越來越多患者由重轉輕,他感到非常欣慰。“一個患者的安危就關系一個家庭的幸福,將心比心,我們作為醫務工作者,一定要以時刻不懈怠的精神,繼續全力以赴打敗病魔,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

南報融媒體記者劉曉程曉

通訊員柳輝艷

責編:吳旻玥
上一篇
下一篇
聽新聞
放大鏡
點我回到頁面頂部
变色龙王捕鱼机 手机真人脱麻将3安卓版 麻将的打法与技巧 网上麻将外挂软件 中金股票推荐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本 新上海麻将下载 麻将基本规则 网上麻将软件哪个好 100元配资 浙江快乐12选5 我的第一本炒股书 推倒胡麻将技巧顺口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四人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下 … 股票配资都是诈骗 麻将二八杠的技巧口诀